买币族
币圈人的家园!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来源:“深眸财经”(ID:chutou0325),作者:秦沁

虚拟偶像,到哪一步了?

近年来,老牌偶像洛天依和新兴崛起的偶像“A-SOUL”、主持人“小漾”,虚拟代言人五芳斋的“五糯糯”等虚拟偶像让人们见识了许多富有特色的市场形态。而且来随着近年来计算机生成的角色越来越细腻,再加上元宇宙概念的火热,虚拟偶像似乎完美契合了Z世代。

日渐火爆的虚拟偶像正在快速侵入各个领域。越来越多的品牌也开始使用虚拟KOL来吸引他们,未来,真实偶像和虚拟偶像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的场景一定会不断出现。

元宇宙还没下文,虚拟偶像开始泛滥

2021是元宇宙元年,同时进一步带火了虚拟偶像的概念。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技术的发展是推动虚拟偶像产业发展的重要动力,如今的虚拟偶像不仅可以通过专辑、MV等方式开展各种活动,也可以通过与粉丝的互动来丰富自己的内涵。这种实时运动捕捉机制可以使得虚拟主播在直播期间与现实世界的粉丝实时交流。 

同时,在现实世界中,偶像“塌房”不断,据不完全统计,除了20多年高质量偶像人设的王力宏被曝光PUA妻子和招妓外,吴亦凡、郑爽、李云迪和近期的李易峰等十多位顶级偶像的无下限操作让观众大呼三观崩塌。  

真实的偶像崩的越多,虚拟偶像崛起越快。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在过去几年里,大批虚拟数字人涌入赛道:会“捉妖”的美妆达人柳夜熙,穿梭在人群中的AYAYI,德智体美样样俱全的清华华智冰,活泼可爱的邻家女孩阿喜,美国最火的虚拟偶像,Instagram网红Lil Miquela,在TikTok上大火的AI说唱歌手FN Meka等等。 

而从当下虚拟人IP运营的方式来看,基本上就是短剧、直播,舞台表演,品牌合作等形式,目前看来还是柳夜熙、孔襄这类活跃在短剧里的虚拟人更受欢迎,还是到底拼的还是其背后的公司。像孔襄就是直播电商行业头部企业遥望网络旗下的虚拟人,出道就和贾乃亮合作,直接拿下三个美妆代言,热搜挂了一整天。 

在元宇宙概念和“永不塌房”的加持下,虚拟偶像产业开始高歌猛进,大有取代真实偶像的趋势。 

千亿市场崛起,全新的机遇与挑战并存

虚拟偶像涌入现实世界的速度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快:举办巡回演唱会、接广告代言、现场卖货、出现在时尚杂志封面上等等。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虚拟偶像可以赋能各行各业的特点,吸引了一些嗅觉敏锐的互联网巨头加入,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巨头开始直接用自己深耕多年的领域切入虚拟偶像赛道。 

先是有虚拟偶像“李未可”获得字节跳动的独家投资,再是乐华娱乐推出首个虚拟偶像组合“A-SOUL”,仅几个月后,A-SOUL在整个网络上就拥有超过300万名粉丝,并于2021年7月加入字节。   

2021年万像文化、次世文化等虚拟偶像领域的初创企业获得了25笔融资,最高金额达数以千万计,投资的不乏顺为资本、启明创投、字节跳动等著名资本。  

“二次元浓度”最高的B站还选择布局了虚拟偶像整个产业链。除了直接投资外,B站还自己运营虚拟偶像。2021年12月,由B站和索尼创建的虚拟偶像团“Virtual Cinderella Project”正式启动,并于2022年3月出道。  

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划时代的产品出现了,对于大资本来说,虚拟偶像进可以站在元宇宙风口,虽然元宇宙还是概念居多,但至少有智能创新的科技故事可讲,做好了也是一个长期圈粉的品牌IP。 

如今,阿里、腾讯、网易等互联网大厂早已开始布局,强势品牌如保时捷、麦当劳、上汽也开发了自己的虚拟偶像。 

然而,站在元宇宙的风口上,资本通过各类营销,强行向Z世代展示新颖、有趣的形象真的可以一本万利吗? 这条看似热门的虚拟偶像赛道似乎更像是巨头们押注未来的小小尝试。 

一方面,建立一个大规模的虚拟偶像需要数千万的投资,甚至数亿的巨大成本。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另一方面,在高成本的沉重压力下,虚拟偶像还没有找到高效的变现模式。 

几个头部IP的商业模式已经初见端倪。拥有良好粉丝基础的虚拟偶像,如洛天依,已经与大约10个品牌进行了代言和合作;A-Soul,VirtuaReal依靠乐华、字节跳动和B站,也展现出了巨大的商业价值,毕竟它们有一大票人愿意花大价钱去实际表示支持。 

AI说唱歌手FN Meka自2019年出道以来,坐拥超过1000万粉丝,音乐作品播放量超10亿次。 

比起真人明星,与虚拟偶像合作,既能展示前卫的内涵,也能拥有无限延展性。尤其是化妆品,服装公司,可以直接设计形象打造专属虚拟代言人。 

而另一个大火的翎LING背后,其制作公司魔幻科技长期以来一直是悦文、B站、腾讯和阿里巴巴等大公司的虚拟技术服务提供商。基本上运营至今还未倒闭的背后都有大资本加持,相比之下,如果没有巨头的投资和粉丝的支持,腰尾公司背后的虚拟偶像很难收回成本。 

但无论如何,这条赛道仍被资本看好,而随着二次元文化逐步深入,我国泛二次元粉丝也越来越多,作为虚拟偶像的主要受众, Z世代正推动着虚拟偶像市场进入红海。 

虚拟偶像真的完美无缺么?

元宇宙还没下文,虚拟偶像圈子里就发生了一件大事——第一代虚拟主播绊爱离开了。 

这位诞生在日本的初代虚拟主播绊爱宣布,它将在2022年2月26日的“Hello,world 2022”音乐会后无限期睡眠。 

绊爱被粉丝们称为“虚拟主播的第一位皇帝”。她还获得了许多荣誉:纽约访日促进大使、2019年度日本人物等,可以说绊爱给无数人带来了幸福和感动。但“人红是非多”,很快其IP运营团队与绊爱的“魂”之间出现了各种纠纷,这让粉丝们对运营团队感到失望。 

因此,在这次绊爱退出事件中,人们惊讶的发现,此前被广泛认为“虚拟偶像具有参与性强、无负面信息,周边行业多的特点”并不是绝对的,这仍然取决于其背后运营团队的能力。 

虽然虚拟偶像可以让‘中之人’不断变换达到全天候陪伴的效果,但有时候往往福祸相依。除了不确定的变现模式外,虚拟偶像虽然少了真人偶像的缺点,但也没了真人的灵动感,更无法完全摆脱真人的影响,虚拟偶像不是赛博朋克,难以凭借真人特质吸引粉丝。 

比如湖南卫视《你好,星期六》的小漾被其合作公司晒出了动捕过程后,人们对她的热情就消散许多。 

而且真人偶像拥有的人性魅力是虚拟偶像比不了的,虚拟偶像时常被诟病表情单一、动作迟缓、没有感情,甚至Ling(翎)在小红书上了一则动态:口红“滋润不拔干”后,就被不少人吐槽:“虚拟人怎么知道这唇膏涂上去干不干?”。 

在论坛等虚拟偶像粉丝聚集的社区,有许多粉丝无法区分偶像的外壳和里面的人,热衷于“剥”虚拟偶像的“皮”,开它们的“盒”,尽管这种行为有可能涉嫌侵犯隐私。  

最典型的例子是,VirtuaReal的虚拟偶像罗伊Roi,这边被曝光已经结婚,那边就导致许多粉丝瞬间脱粉。而A-Soul的成员也经常面临各种猜测,其中最受欢迎的嘉然就曾被粉丝们多次与未经证实的中之人联系在一起,并不断质疑其婚姻、年纪等方面的问题,直到之前被爆出几位中之人被公司压榨严重,大家才暂时放下好奇心,转而集火攻击公司。   

此外,制作团队的意愿、偏好往往会投射到虚拟偶像的行为上。由于虚拟偶像的直播需要实时传输图像,一旦制作团队出现原则性的问题,偶像基本上没有机会补救。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2020年,Hololive的两位虚拟偶像赤井心与桐生可可在直播中就台湾问题发表了错误的言论。许多粉丝怀疑这是日本制作团队参与的,故意“让国内粉丝恶心”。最后,活动以Hololive旗下的所有虚拟偶像退出国内大陆市场而告终。 

江山代有人才出,虚拟偶像健康发展才是根本

作为虚拟偶像界的常青树,2022年是洛天依首次登台10周年。而洛天依保持活力的秘诀也很简单,开发她的Vsinger团队起步早,研发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所以洛天依有技术上的护城河。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从内容上来看,比起某些虚拟偶像只会疯狂的割韭菜,洛天依一直在和粉丝们共同成长,从一开始的“甩葱歌”到“普通迪斯科”再到“达拉崩吧”,这些作品的积累使洛天依有着与其他虚拟偶像不同的坚实的内容基础和更高的审美标准。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Vsinger在今年还启动了“百万众创计划”。一方面,它提供简单易用的工具,以刺激更有效的创作,另一方面也重塑了创意内容的商业化机制,让创作者不再用爱发电。  

但是一个洛天依却改变不了整个行业的尴尬之处,大部分的虚拟偶像几乎都是出道即巅峰的局面。 

很多虚拟偶像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发型和衣服不一样罢了,除此之外其行事逻辑和价值观等故事塑造的也都差不多。再加上版权掣肘等问题,大量投资的虚拟偶像前期出圈难,后期没有作品也难以拥有粉丝粘性。 

从根本上讲,虚拟偶像开发还是以技术为主,但对于观众来说VR技术、虚拟设备等智能硬件的普及也很重要。一方面虚拟偶像的3D建模、声库技术等难题摆在眼前,另一方面,VR等智能设备价格高昂,让接受度最高但财富较少的年轻人望而却步。 

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公司也开始着手开发成本更低,普及度更高的虚拟偶像。 

metahuman creator软件将虚拟人的生成时间降低到一小时内,微软Avatar Framework 小冰框架打造虚拟人孵化通用框架,百度智能云曦灵平台正在帮助人们实现“数字人自由”。以前需要两三个月时间做出来的3D数字人,如今可以压缩到数小时内。 

未来,随着5G、AR、VR等技术的进步,虚拟人迟早会走入千家万户,成为像日用品一样普遍而又便宜的商品,虚拟助手、虚拟教师、虚拟客服等更多元化的虚拟职业也会出现。 

当然,任何技术经过野蛮生长后便会回归理性,迎来监管,目前虚拟偶像行业还处于发展阶段,数字金融诈骗、版权争议等问题已经出现,日后的市场监管与调控势必会加强。 

而且线上直播、影视剧制作中对于人物的穿着和语言等都有明确规定,相关的法律法规对虚拟偶像却存在着漏洞,这导致了一些虚拟偶像开始打“擦边球”。 

虚拟偶像是虚拟的,但其是生存在现实的法治环境中,所以针对虚拟偶像的相关法律法规也许在不久的未来便会出现。 

对于观众来说,持续喜爱的虚拟偶像一定是拥有独特的精神内核的,她绝对不是一行行代码,虚拟偶像在技术创新的同时,也要注重挖掘更多独特的文化价值,才能让更多的粉丝紧紧的凝聚在一起。 

正如美国数字文化专家杰米·科恩所说:“如果虚拟偶像要变得更加普遍,就需要为年轻人提供互联网素养。互联网没有说明书,我们接受在这个领域发生的那些独一无二的事情,但了解虚拟偶像如何运作、由谁运作、为什么运作,以及他们都在为谁服务,这些对于消费文化都是至关重要的。” 

虚拟偶像的目前的商业运营基本都还停留在流量思维,与传统偶像造星差不多,未来将会如何发展,能否拜托工业化流水线生产,找到更多的商业化运作方式,突破界限,让我们拭目以待。 

*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赞(0) 打赏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买币族整理发布!买币族 » 虚拟偶像,是空中楼阁还是跨时空顶流?
分享到: 更多 (0)
买币族,币圈人的家园,欢迎加入QQ群:714541667请猛戳这里→ 点击入群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买币族:专注于比特币区块链资讯!

比特币QQ交流群qq/微信:87300288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