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币族
币圈人的家园!

复旦教授凌鸿:中国的元宇宙会是什么样的?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记者 方晓

·“上海的元宇宙规划是很实在的落地,不管你怎么定义,元宇宙要为我所用,我们的目标很清楚,就是为城市管理赋能,让经济发展得更好,让社会管理更好,能不能给我们城市发展增加实际效果。”

·“当我们提出元宇宙的时候,确实是在拥抱这个概念,但我们很清楚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逻辑来办,绝对不能按照西方完全自由的那种。”

复旦教授凌鸿:中国的元宇宙会是什么样的?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智慧城市研究中心主任凌鸿

今年春天,复旦大学智慧城市研究中心开始在线上举办“元TALK”沙龙,邀请各相关行业人士担任主理人,就产业实践进行交流、分享、碰撞。这一系列沙龙的背景,是元宇宙话题越来越火热的趋势。

7月,上海相继公布两个重磅文件:《上海市培育“元宇宙”新赛道行动方案(2022-2025年)》(以下简称《行动方案》)和《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上海提出元宇宙(规划)就是迎着浪潮,赶超时代节奏,我觉得是必须的。”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智慧城市研究中心主任凌鸿表示。

近日,围绕这两个文件的出台,凌鸿和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享了他对“中国的元宇宙”以及上海培育元宇宙新赛道政策特点的看法。

澎湃科技:上海最近发布了两个重磅文件:《上海市培育“元宇宙”新赛道行动方案(2022-2025年)》和《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加码元宇宙姿态明显,出台这些政策的背景是什么?

凌鸿:人们描述了美好的情景,但可以说没有一个很好的完整的案例来告诉我们,这就是元宇宙,但它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想象,是未来。是技术让我们有了这样的畅想,有技术的支撑,有各行各业的硬性发展需求,有资本希望在这里起一些作用,包括大众对这种美好愿望的追求,造成了全社会几乎所有领域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那么就带来了我们今天非常热闹的场景,全民都在谈元宇宙。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想象,所以对元宇宙的理解就变成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有人说1000个人心中有1000个哈姆雷特,1000个人心中就有1000个元宇宙。既然是美好的,那怎么走?现在有几种理解,第一种就是大厂,典型的像Facebook、Roblox,包括微软、腾讯等都有很多理解。这些大厂的理解往往是基于自己的能力和优势,加上大家公认的概念,把元宇宙表述出来。目的是希望定义元宇宙,争夺定义权,一旦定义好了,大家都会顺着朝那走了,这样他们的优势就能发挥出来了。

经济学家的理解,社会学家的理解,不同的角色去理解的话,借助自身领域的认知基础,又出现了不同的解释和定义。当然还有一些实体的,比如搞健康的,现在叫元宇宙健康,还有元宇宙教育、产业元宇宙、企业元宇宙等一大堆。他们就觉得,人人都要朝那边走,我们也要朝那边走,大家都在思考怎么走。

澎湃科技:以前是互联网+,现在是元宇宙+。

凌鸿:我认为元宇宙就是数字化社会。要形成这样的数字化社会,肯定要有技术,要有途径,要有场景,在这些方面就要有技术来匹配,比方说元宇宙是虚拟的,那虚拟现实要有的,数字孪生要有的。既然是现实世界和它并行的、要有沟通,那头显设备要有的。这些就称为赛道,每个赛道都会说,我这个是元宇宙。

我的理解是从技术角度出发,因为我们研究的是技术对管理的影响,对社会的影响,所以技术在这里面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没有技术就不会有这样的想象,不会产生今天大家对这个概念的向往,没有技术也就没有互联网,网上购物都只能想想而已。那我们今天这样的想象空间的技术基础是什么?实际上就是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整个虚拟空间可以构造价值交换。原来互联网只能交换信息,不能交换价值。所谓价值,我给了你,我就应该没有这个价值了,你再给别人,你的价值就没有了。而我们今天的信息,我给了你,我照样有。有了价值交换以后,区块链产生了几个大的应用,可以说是元宇宙系统的雏形,或者说大家想象的基点,比方说比特币系统,还有分布式、基于区块链的存储方式叫IPFS,使得我们在虚拟空间里的所有数字存放不会被破坏。渐渐的又出现了NFT,还有不断扩大的DeFi,也就是去中心化的金融服务。一个数字化社会最核心的几个要素就有了。元宇宙的概念从哪里来?是1992年的一部小说,讲到了平行世界,就是虚拟世界跟现实世界结合,一旦结合就存在着各种想象,虚的跟实的怎么对接?VR、AR就出来了,设备就要改进了,要头显、要3D、要虚拟人,所有的赛道就慢慢铺开了。元宇宙有几个重要特性,比方说一定要有虚拟空间,所以网络是不可少的。所以现在5G不够要有6G,甚至6G不够是不是要有7G?若要达到头盔一戴,马上就到虚拟空间,头盔一摘马上又回到现实世界,今天的网络是不够的,接下去一定要有沉浸感。

既然在这个环境,有这样的背景,大家都蜂拥而去,那这就是一个大浪潮,是一个风口。

澎湃科技:所以大家都要踩着这个点?

凌鸿:所以上海提出元宇宙(规划)就是迎着浪潮,赶超时代节奏,我觉得是必须的。当然可能大家比较惊讶,为什么一个科技领域里感觉上还在炒作的概念,还不成熟的概念,政府居然就愿意把它作为一个战略,作为未来发展的一种布局,甚至于把它形成赛道,在里面做政策引导?我觉得这就是上海领导层的一种魄力。

澎湃科技:上海布局元宇宙的政策有什么特点?

凌鸿:提出了“虚实结合,以虚强实”这样一种战略,我觉得理解的非常透,抓住了技术特点,但是整个规划能看出来是城市数字化转型的延伸,是原来的智慧城市的延续。智慧城市原本就强调大数据,用智能技术提升城市的智能化管理,具体强化三方面的作用,一个是生活,一个是经济,一个是治理。其中支持政府的功能是治理,赋能老百姓的功能是生活,保障企业发展的是经济。城市数字化转型依然是这三个方向,元宇宙同样也是在这三个方面产生价值,能不能改善城市治理?能不能让我们社会上的老百姓感觉更加愉悦?能不能带动经济的发展更有活力?所以它其实是城市数字化转型的一个新的台阶,新的阶段。可以看出上海以科技兴市的总体路径没有变,只是在新时期吸收了新的内容。是很实在的落地,不管你怎么定义,元宇宙要为我所用,我们的目标很清楚,就是为城市管理赋能,让经济发展得更好,让社会管理更好,能不能给我们城市发展增加实际效果。

还有《行动方案》,我觉得“培育”这两个字用的特别好。元宇宙真正要发挥作用靠什么?是要靠不同的应用,也叫垂直应用。例如未来做元宇宙教育、元宇宙文化,甚至元宇宙演艺等。

垂直应用场景靠什么?靠生态圈。城市数字化转型更多是寻找场景,在元宇宙环境下,可能我们需要寻找生态圈?生态圈就有好多群体,群体之间彼此都有依存关系,一环套一环。如何把这个生态圈构造起来,上海用了“培育”。中国的元宇宙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是,不会靠纯粹虚的东西,不会搞一个纯粹线上跟我们现实不相关的东西,所以我们一定要强化这种技术、系统、产品与现实的结合,做完以后一定要给当今社会带来价值。

澎湃科技:去年Facebook改名Meta后,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在蜂拥拥抱元宇宙这个概念,特别是在东亚,日本、韩国、新加坡,最近还有阿联酋迪拜。相比国外来说,中国的元宇宙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凌鸿: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科技竞争的时代,科技直接决定了竞争能力,既然说这是个科技方向,所以大家都开始接受了,接受的时候就会涉及到对这个概念的理解。以上海为代表,对元宇宙的理解就认为它是一个方向,有某些特性,这种特性一定要为我所用。我们今天的数字货币能不能交易?NFT能不能交易?最近腾讯的幻核就退出了,为什么退出?NFT没有后续二次交易的话,怎么走下去?当我们提出元宇宙的时候,确实是在拥抱这个概念,但我们很清楚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逻辑来办,绝对不能按照西方完全自由的那种。中国的社会太大太复杂,社会发展不平衡,很多的社会运行需要严格的保障机制,比方说金融风险防范。在可管控的大背景下,能够在底层做一些基于技术的应用,一个例子就是数字人民币。

企业的话,可能也要注意在中国的大背景下面,有的红线是不能踩的。企业做元宇宙相关的产品,在落地时必须要考虑国情国策,抓住这三点:为政府治理、为社会发展、为经济提升有利。

所以中国跟海外不太一样,NFT在西方叫NFT,到了国内以后一般都把它叫做数字藏品。拥有而不去交换的话,能不能发挥它的价值?这个其实是对企业的一种考量,能否不通过交换,不通过它的金融属性来创造价值,而通过拥有所有权就能创造价值。

现实中通过拥有所有权来创造价值的场景太多了,比方说一种身份的确认,比方说我们复旦大学的学生证,不能买卖,是身份的确认。还有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件东西,陪伴了你多年,在外人来看也不怎么特别,因为他没有感情,但是你有感情,你说这个东西你会卖给他吗?另外,如果我们拥有了某些藏品以后,真的可以享受某种独有的权利,我们是不会跟别人交换的。这些其实就是不通过金融手段的价值增值,而完完全全通过拥有、通过所属权确认能够使它发挥价值。现在在国内,我感觉没有找到特别好的这种应用场景,或者说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所以腾讯让幻核退出,我感觉他们可能意识到有这样一种金融风险,也没有发现很好的商业模式。大厂一旦退出的话,可能就是一个信号。现在降温可能对中国NFT来说是件好事情,因为还没找到真正的价值。一旦找到后,这个技术肯定是很好的。

澎湃科技:提到对NFT的监管,《规划》里面提到了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等内容,所以在这方面是什么信号?

凌鸿:我曾经在做讲座的时候讲过这样一个观点,我们放开NFT完全自由交易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在政府的引导之下,真正有价值的交易还是有可能的,但这就需要技术上有技巧,怎么样才能够合理交易,而不出现炒作。但是今天还没找到,所以要去尝试,我觉得这种尝试需要有大的受监管的平台来运行。假如说政策开放可以在这方面去努力,我觉得肯定能找到对NFT或者数字藏品发挥价值的应用,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举措。这就需要在中国的环境下的创新,国外的应用参考价值不大,所以难点也在这个地方。

澎湃科技:其实在国内也有很多城市都在提元宇宙,上海的主要优势在哪方面?

凌鸿:其实还是上海对科技引领的坚决性,或者说决心比较大。城市数字转型上海也提的比较早,在2021年年初就成为未来发展的战略,在全国也是第一个提出来的。上海的智慧城市也是不断扎扎实实地做了一期规划二期规划,印象中好像做过三期智慧城市的发展规划。

《行动方案》里又包含了培育元宇宙赛道,这在全国还是第一次,然后还有许多具体措施。上海比较包容,能够接受新的事物,又有基础,我觉得是跟上海的地位相称的。

澎湃科技:这次赛道也提出了大大小小的很多方面,你个人最看好哪方面?

凌鸿:5G通讯、数字孪生很重要。在虚拟空间模拟一个社会场景,里面好多东西要跟现实场景及时反馈的话,还需要有很多算法模型,人工智能也非常重要。我们今天所说的数字人、虚拟现实、头显,包括这背后的基础芯片,都是赛道里面有机会的地方。

鉴于1000个人有1000个解释,全都按照自己的优势来解释,每个地方都有可能冒出一两个很好的企业,就会在这些方面去布局。政府会广泛地去培育,能不能冒出来,取决于这些企业能不能找到一个应用场景去构建一个完整的生态圈。

赞(0) 打赏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买币族整理发布!买币族 » 复旦教授凌鸿:中国的元宇宙会是什么样的?
分享到: 更多 (0)
买币族,币圈人的家园,欢迎加入QQ群:714541667请猛戳这里→ 点击入群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买币族:专注于比特币区块链资讯!

比特币QQ交流群qq/微信:87300288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